????烛九阴只瞥了一眼,就断定查小刀和迎宾的阎昭会代表身上的伤口,都是这个跪倒在地上,貌似形容凄惨,嚎啕大哭的不明人士造成的。他连问一句的兴趣也欠奉,磅礴的黑色气泡凭空笼罩在哭者头顶。

????哭者是谁,为什么出手伤人,又为什么嚎啕大哭,都不重要,他打搅了秦安的葬礼就得死,事情的来龙去脉,等刮干净这人的三魂七魄自然也就清楚了。

????千钧一发之际,他沙哑的哭声才传进烛九阴的耳朵里。

????“秦先生,我给您磕头了。”

????烛九阴眼神一涩,笼罩在哭者头顶的黑色气泡噗嗤一声消失不见。

????参加葬礼的代表们出来了一大半,都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摸不着头脑。

????李阎快步走到查小刀身边,低声询问:“怎么回事。”

????查小刀左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啐了一口才道:“没关系。”

????查心中惊惧和愤怒兼有。

????这名嚎啕大哭的人突然出现,哭闹着要进灵堂,他身上伤很重,正常人阻拦之余,自然放松警惕,谁成想他暴起伤人。

????成了饕餮代行的查小刀,身体的大部分都能化成无形的火焰,按照道理说身上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利器划伤的伤口,可事实是他的脖子不仅被划破一道十厘米的伤口,而且没法子复原。

????这种诡异地真实杀伤力,查小刀只见过一个人有。

????李阎的祁连剑术真解。

????“手拿开。”

????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,说话的是个样貌妩媚动人的白领丽人,正是和李阎有一面之缘的雨师妾。

????李阎推开两步,女人的细嫩修长的手指在查小刀的脖子上轻轻一抹,伤口便消失不见,她又依样在胸口被洞穿的代表身上一抹,凄厉的血洞顷刻间被肌肤取代,那人的呼吸也立马平稳过来。

????“谢谢。”

????李阎连忙道谢。

????“小事而已。”

????白领丽人笑了笑。

????站在赵剑中身后的骄虫见到断了一条腿的哭者,眉头嫌恶地皱起:“是他。”

????赵剑中回头看他一眼:“你认识这个人么?”

????“认得,他叫丑慈,八极巅峰行走,西南来的。原本也是之前襟花争夺战的参与者。但是因为他在抢夺夔牛的襟花的时候,手段过于恶劣,不仅伤害夔牛的家人做要挟,还在激斗中使用类似脏弹的道具,造成四十多人伤亡。前阵子那个卡车连环爆炸车祸,就是他造成的。夔牛重伤不愈,现在还昏迷不醒。我派人拿下了他,他的右腿就是我打断的。”

????“那他为什么出现在这儿?”

????赵剑中淡淡地问。

????“对不起,是我的疏忽,这个人的能力很古怪,一不小心代行者也会着道,我们的代行者都来参加葬礼了,剩下的人实力不够,应该是没看住他。”

????赵剑中和骄虫的对话没有压低音量,在场的人都听了个明明白白,看向满身是血的丑慈的眼光更复杂了。

????“我这就把他带走。”

????说着,骄虫走出人群。

????“请等一等。”

????骄虫眼一横,说话的是之前在烛九阴发表悼词的时候,率先鼓掌的黑肤女人。

????她叫夸叶,汉名杨了了,盘瓠代行者。

????没等骄虫组织,她一个迈步走到了哭泣的丑慈面前。

????“你认识秦安么?”

????她盯着丑慈的脸。

????半晌,丑慈抹了一把脸,用力地点了点头:“秦先生救过我的命,并且指点过我一些辨识古董的诀窍,我跟随他有两个月的时间。”

????盘瓠点了点头:“他是常做这种无聊的事。”

????她低下身子:“可你杀了很多无辜的人,你还惊扰了葬礼,你今天死定了,你知道么?”

????丑慈有些出神,但随即毫不畏惧地与盘瓠对视:“我不是代行者,十天前参加阎浮试炼失败,也没资格参加秦先生的葬礼。我不为自己做的事辩解,我已经给秦先生磕了头,我死而无憾。我只是个小人物,可我有些话想问问阎昭会的各位。”

????盘瓠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:“那你可要当心的说。”

????李阎一直冷眼旁观,听到这儿不自觉扯了扯嘴角,不以为然的脸色不加掩饰。

????丑慈咽了口唾沫,强自压抑住跳动的心脏,他才张开嘴,骄虫中气十足的声音就传过来。

????“难道我们站在这儿,就是听他胡说八道的么?”

????骄虫往前迈步,和盘瓠并肩站在一起:“死在他手里的普通人至少是两位数,他还重伤了夔牛,蛊雕和一名新晋的代行者。盘瓠,你不是要包庇他吧?”

????盘瓠笑得眯了眯眼:“我可不敢触人主的霉头。”

????骄虫不再理他,伸出筋骨分明的大手抓向丑慈。

????啪!

????盘瓠一把抓住了骄虫的手腕:“可骄虫你要拿人,也总要人家把话说完吧。”

????人群中更有人蠢蠢欲动。

????骄虫眉毛一扬,刚要发作。

????“都住手。”

????骄虫和盘瓠都攥住了拳头,换作别人,两人大可当做听不见,可说话的人的身份,叫他不得不先停下来。

????烛九阴喝止了骄虫,方才他面无表情怔怔出神,此刻却突然望向赵剑中:“老爷子,我们说好的。小安葬礼的事,全权我来做主,襟花是我下放的,也是我授意他们私下决定归属,那为什么你还要抓人?”

????骄虫尝试辩解道:“卓先生,人是我叫抓的,这件事老爷子不知情。洛阳才多大?真让他们这么闹,天都要捅个窟窿。”

????烛九阴冲骄虫眨了眨眼:“你,叫抓的?”

????骄虫心中一冷,他隐约间感觉自己犯了一个极为低级的错误。

????赵剑中在现世说一不二的时间太久了,久到他们都忘了,阎浮有十主。

????没等骄虫再开口,赵剑中打断了他:“阎浮行走干预正常的人生活的一切事宜,我都有权过问,九阴,这也是我们说好的。骄虫发糊涂,做事粗心,你也要和他计较么?”

????他又看向骄虫:“抓他的事,等葬礼结束再说吧。”

????骄虫默然地点了点头,他却知道,原本丑慈必死无疑,可如果叫丑慈混进了阎昭会,那最严厉的惩罚不过是丢掉代行传承。何况现在局势紧张,不太可能因为这种原因再开革阎昭会代表。

????再者,这次丑慈虽然得罪了不少人,却未必没有得到另一些人的另眼相看,至少,烛九阴是愿意保他的。

????“雨师,帮我个忙,把他的腿伤治好。”

????烛九阴冲雨师妾说道。

????雨师妾点了点头,没发表任何意见。只是走到丑慈身边,在他短腿处轻轻一拢,顿时长骨生肌,丑慈身上的一些零散伤势也被治愈干净。

????烛九阴突然长出了一口气:“小安提携的晚辈不少,可葬礼上却连一个乐意哭坟的人也没有。说来是有点凄凉。”

????他招招手:“无事了,有什么话,大家进来再说吧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书阁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gewu.com/11_85496/65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