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第二天,刘玉便带着唐芝去了一趟百杏林,购买了两瓶中等“青晶灵蜜”与一百粒“化炙丹”,六百粒“荷香丸”,凭着刘玉手中的“千木令”优惠两成后,还花费了十五万块低级灵石。

????十天后,唐芝便独身一人下山去了蜀国江陵城,江陵城辖下的安砂县城正是唐芝已逝母亲的老家,刘玉当年陪同唐芝前去贺寿的“苏家堡”,便在安砂县城百里外,如此一来,师妹在江陵道观任职,应该不会过的太孤寂。

????唐芝走后,平淡的日子越发的枯燥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看店,绘符,修炼法术、功法,玉符楼、玄玉洞符、圣符堂三点一线,

????转眼五年便过去,“天师真言·道魂心经”仍无一丝进展,紫府中仍未能凝聚出一缕道魂真气。

????“哎!”刘玉从石床上起身,不由深深叹了口气,方才再次尝试,运转心法,凝聚出“道魂真气”,向往常一样,又是白费功夫。

????这些年来,“天师真言·道魂心经”虽未有进展,但那式“天师真言·定言术”,刘玉已修炼成多时。只不过少了“道魂真气”对生魂的滋养,此法术威力一般。

????主功法“金煞社土经”,刘玉也修炼至炉火纯青,还熟练掌握了功法自带的两记高阶法术“金元厚土盾”与“金煞飞岩枪”。

????除此之外,“玄血遁光”的第二重也已修炼熟练,施展后御剑速度,身法反应更加迅速,虽还未达到精通,没有掌握此重秘法所包含的短距离瞬移能力。

????但一旦开启“玄血遁光”,刘玉的身法速度也将大幅超过同阶其他筑基修士,仍是刘玉最强的战力手段。

????另外,刘玉还抽空从藏经阁兑换一些实用的低阶法术,这些法术其实练气中、后期修为便可修炼,并不难掌握,只不过刘玉之前一直没空,忙于消融阻脉,增进修为境界。

????“月儿回来了!”

????这时,一位身形纤细,步履轻盈的少女蹦跳着走了洞府,正是年芳十四,两个月前修为达到练气四层,通过初元殿考核,被刘玉收入门下,成为唯一亲传弟子的刘月儿。

????“师尊你在啊!今天月儿绘出了一张“浮尘符”!”刘月儿快步凑到刘玉身旁,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,脆生生说道。

????“哦!是嘛?”看着小月儿一副快夸我的小模样,刘玉心中不由生笑,现在看来,自己当初将小月儿送入“圣符堂”的决定是对的,小丫头确有这方面的天赋。

????刘玉自己起初练习绘符时,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才绘制成功了第一张“浮尘符”,那时刘玉修为已是练气七层。

????而小丫头进入“圣符堂”当符徒,也才半月出头,修为只不过练气四层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绘制出一张“浮尘符”,显然在“符箓一道”上的天赋比刘玉强多了。

????“真的,真的,陈师伯还夸月儿呢!”见刘玉貌似不太信,刘月儿忙开口说道。

????刘玉在“圣符堂”任职多年,与制符分堂的几位执事都有些交情,前些日子在“真味斋”摆上了一大桌,将这几人请去,才将刘月儿安排进入了制符分堂,成为了一名小“符徒”。

????刘月儿口中的陈师伯,是“圣符堂”的制符分堂的一位执事,也是一位高阶符师,名叫陈袁山,刘玉与他交情最深,刘月儿如今便在陈袁山掌管的绘符小组打杂。

????平日帮着组内的几位符师打打下手,跑跑腿,顺带着学习绘符技巧。

????“师尊若是不信,月儿这就绘一张“浮尘符”出来。”刘月儿怕刘玉还不信,边说边向自己的石室跑去。

????刘月儿的石室摆有一张绘符石桌,是刘玉为她置办的,除了白天在“圣符堂”当符徒,偶尔绘写简单的符咒外,回到玄玉洞府,刘玉还会抽空指导刘月儿绘符技巧,不然小丫头哪能这么快上手。

????刘月儿坐到绘符石桌后,先是将石桌上一方砚台内,昨日练习时调配好还剩一半的“符水”施展法力预热,随后铺开一张“松木符纸”,取出刘玉给她的那柄普通的“青竹笔”。

????小丫头握着“火冠笔”,端正身形,调整气息,随后轻沾“符水”,一笔一线在符纸上书写出一个个精制符文,神情专注,两刻钟后,由十枚符文构成的“浮尘符咒”便跃然于符纸之上。

????这半个多月来,小丫头十分用功,每日至少练习绘写十张符咒,这道“浮尘符咒”已十分熟练。

????按理说刘月儿才练气四层修为,泥宫穴中的生魂弱小,魂气根本不足于支撑她绘写十张“浮尘符咒”,但抵不住刘玉手中有“清魂液”这等培元养神,快速恢复“生魂”魂气的秘药。

????“符咒”绘写完成,接下来便是“注灵”,只见刘月儿单手结手印,指心点在平铺于石桌上“松木符纸”的正中,丹田法力缓缓沿着符脉注入“符文”,符纸随之散发出莹莹微光。

????数息后,“嗤”的一声,整张符纸窜出道道火苗,转眼间被烈火焚毁化成了黑灰,刘月儿皱着细长的柳眉,一时傻了眼。

????心中十分不解,今日明明已制成了一张“浮尘符”,现在怎又不灵了?

????“师尊,方才定是月儿有些分神,月儿再绘一张,这张一定能成。”小丫头有些下不来台,对一旁看笑的刘玉说道,便又取出了一张“松木符纸”铺开。

????“嗯!”刘玉笑而不语,给自己倒上一杯茶,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月儿没有撒谎,今日在制符分堂真的制成了一张“浮尘符”,师尊若是不信,可去问陈师伯。”两刻钟后,一阵火光,绘写好的“松木符纸”又化为了黑灰,小丫头急眼说道。

????“好了!为师自然相信月儿的话,但侥幸绘出一张“浮尘符”,并不能代表你已完全掌握此符。“

????”判断是否能绘制某种灵符,看的是“成符率”,当给你十张符纸,你能制成六张灵符时,这才算入门,还需多加练习!”刘玉笑着说道。

????“知道了师尊。”刘月儿低头说道,这些她也在符书上有看到过,只不过急于在师尊面前表现,一时忽略了。

????随后,刘月儿接着练习绘符,刘玉则在一旁指导,指出咒文、符线的残缺不通之处,改正弊端,令刘月儿再次绘写时需多加注意,同时还教导了一些细微的绘符技巧。

????亥时,张天赐、张可心将“玉符楼”的店门关上,随后御剑飞向黄日峰的玄玉洞府,途经膳堂时,点了几道热菜装入食盒,给师尊与小师妹带上,师尊这些日子尽忙着教导小师妹绘符,根本顾不上吃饭。

????“师尊,小师妹,吃饭了!”两人回到玄玉洞府,将食盒中的饭菜摆出,张可心便走到石室门前,对正专心绘符的刘玉师徒说道。

????“吃点东西,一会再写吧!”见刘月儿正好绘完一枚完整咒文,刘玉开口说道。

????“可心姐,有什么好菜啊!”刘月儿放下符笔,冲出石室凑到张可心一旁,亲切地叫道。

????“喏!都是你爱吃的。”张可心指着一道白白嫩嫩的“茶香玉豆腐”,说道

????“师尊!”四人落座后,张可心立即给刘玉盛上了一碗米饭,递给了刘玉。

????这些年,张天赐、张可心、王平的修为皆有长进,张天赐与王平为练气八层,张可心为练气七层,修为增加后,修炼时对灵气浓度的需求也同样增加,为此刘玉半年前,便让三人搬来玄玉洞府住。

????如今玄玉洞府六间石室,刘玉一间,刘月儿一间,一间留给唐芝,张天赐、张可心两人共一间,两人从小便定下亲事,已有夫妻之实,只不过还未回老家举办婚事。

????王平也搬入玄玉洞府住过一个月,但又搬了回了君水峰的水元院,说是水元院四周水系灵气更为充裕,利于修炼。

????刘玉知道这只不过是王平搬出去的一个说辞,玄玉洞府位于黄日峰中部,灵气深度怎会比不上水元院?虽说水元院建在水灵气浓郁的君水峰,但只不过是在山脚,又不是建在峰顶区域。

????王平、张天赐、张可心三人之间微妙的关系,其实做为师傅的刘玉早有注意到,张天赐、张可心郎情妾意,众人皆知两人是一对。

????而王平为人憨厚,与两人一同长大,对兰质蕙心,楚楚可人的张可心,自然而然得生出了爱慕之心。

????但碍于三人之间的友谊,王平自是不敢说出口,只能藏于心底,但从他平日对张可心无微不至的言行关爱中,明眼人还是能瞧出一二。

????想必就连张天赐、张可心两人也是心知肚明,只不过未点破而已。

????为了顾及王平的感受,张天赐、张可心两人还一再推迟家中的催促,张家常有来信,催两人回田平县老家将婚事办了,早日生子,为张家开枝散叶。

????所以王平要搬出玄玉洞府,刘玉并没有劝阻,三人确实不宜住在一个屋檐下,每日瞧见张天赐、张可心出双入队,想必对王平来说,无疑是心如刀割。

????“师尊,今日店里卖出了三张四品“气盾符”!”四人边吃着,张可心这时想起今日店里的生意,兴奋地说道。

????“哦!什么人买的?”刘玉不由有些诧异,平日卖不出一张,今日怎一下卖出了三张?

????经过这几年的练习,刘玉已初步掌握四品“气盾符”与“护身符”的绘制技艺,成符率达到了七成,一张四品“气盾符”店里售价五千八百块低级灵石,平均利润虽不多,但一张也能挣上近五百块低级灵石。

????本想着玉符楼的收益能增加不少,但事与愿违,店里每月净收入多不出几块灵石来。

????一来,因为购买四品灵符的客源很少,练气弟子买不起,宗门内的筑基门人,也用不着购买灵符护身。二来,刘玉绘制出的四品灵符品质上并不出众,比不上那些百年大店,所以每月根本卖不出几张。

????反倒是北滦城“青眼团”在五湖广场的摊位,每月帮着卖出去不少。不然刘玉为练习此符,消耗的海量灵石,连本都收不回。

????想来也对,北滦城中散修众多,鱼龙混杂,黑白山脉广袤的群山中,无时无刻不发生着争斗,厮杀,自然客源众多,对这类防御灵符需求极大。

????“一个中年道人,看穿着不像是宗门内的前辈,应是一散修,或是某家族门人。”张天赐想了想,开口回道。

????“对了,今日朴掌柜派人来说,他们百杏林的货船明日便到,在留仙镇会停留两日,随后起航返回北滦城。”张天赐想起要事,忙接着说道。

????“为师知道了,天赐,为师走后,店里你要多看着点,大小事你皆可做主,如遇难事,可前去求助你“玄翰师伯”。”刘玉放下碗筷,面色凝重地说道。

????又苦炼了五年,“天师真言·道魂心经”仍未有半点进展,已耗光了刘玉的耐心,经过再三打听,北滦城外黑白山脉中的“五大血地”,应该是“罡煞太极化元术”提及到两种先天真气之一“初阴煞气”的潜在出处,

????刘玉打算搭乘百杏林的货船亲自跑一趟北滦城,入“五大血地”一探,看消息是否为真,此去若有收获,短时便不会返回黄圣山,圣符堂炼血执事一职,刘玉前天已辞去了。

????“知道了师尊!”张天赐郑重回道。

????“嗯!”自己门下四位弟子,就属张天赐最为机灵,且行事稳重,刘玉离开后,玉符楼便交由张天赐打理。

????“师尊,这么快嘛!”刘月儿听到刘玉几日后,便要去北滦城,忧心说道。

????“月儿!为师此去,给你留下几册符书,其中有一册是为师记录的一些绘符心得,你需多看,多学,不可懈怠,每日最少要练习八张符咒,听清楚了吗?”刘玉板着脸说道。

????“月儿定勤加练习,师尊你放心好了!”刘月儿双眼微红地说道。

????“嗯!为师已绘好了一批灵符,存放于二楼的仓库中,约店里三个月的销量。”

????“等为师到了北滦城,每隔两个月还会通过百杏林寄回一批灵符,供店里售卖。天赐,等灵符寄到,你去取,为师已同朴掌柜打过招呼了。”刘玉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。

????“知道了师尊!”张天赐点头应道。

????“另外,若遇到店里某种灵符急缺,月儿,你可向你陈师伯说明,他会出手帮着绘制,为师已跟陈师兄说过了。”刘玉接着叮嘱道。

????“月儿知道了!”刘月儿忙点头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书阁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gewu.com/11_83928/517/